228事件 人民組二七部隊反抗國民政府

  • 分享到:

【廖期錚 徐榮駿 楊以諾 李新隆 綜合】

228事件蔓延全台,由於對當年國民政府的統治,感到失望,各地也都發生民眾集結反抗的事件,其中在中部最知名的二七部隊,是反抗時間最久,且規模最大的組織,死難者當中,也不乏客家籍的青年,除了武裝反抗,在當年其實也有像是吳鴻麒、張七郎等主張改革而遇害的客籍菁英,但根據目前的研究,在228事件中客家籍受害者仍在少數,更多史實也有待被發掘。

一頭斑白的頭髮,講起話來中氣十足,完全不像96歲的老人家,他是鍾逸人,前二七部隊的隊長。

時間回到1947年,就在228事件發生後,各地紛紛傳出民眾抗暴事件,全台風聲鶴唳,3月2日台中地區,鍾逸人、楊逵和謝雪紅,號召民眾「起義」,在3月3日,民兵很快攻取台中市府、市警局、憲兵隊及廣播電台等重要機構,3月6日民兵作戰本部,將在地八部隊及400餘名青年、學生與退伍的台籍日本兵等,改組為「二七部隊」。

前二七部隊隊長 鍾逸人:「台中青年,包括我在內,忍無可忍,我們組成二七部隊。」

為了要紀念2月27號那晚,台北天馬茶房前那件不幸,流血事件。根據鍾逸人的回憶,當時部隊中,集結了不少中部的團體,其中就有這麼一支,來自台中東勢。

前二七部隊隊長 鍾逸人:「東勢的副鎮長,劉先生,他帶一隊人來,他是客家人。」

二七部隊中的這一支,也說明了在這場反抗事件中,也有客家人的身影,只不過也有不少客籍菁英,選擇用較為溫和的方式,向當政者爭取改革。像是偵辦軍警違紀的員林事件,時任台灣高等法院推事吳鴻麒,因為目睹國民政府違法亂紀,在正義感的驅使下,決心推動司法改革,儘管沒有激烈的言行,卻也因為挑戰了當政者,而被打入「奸黨」之列,最後身首異處。

中研院台史所研究員 許雪姬:「事件發生的時候,就有一些律師或是什麼,就到台北,到高等法院跟高等法院談判,未來台灣人進入法院,可能會是什麼樣的情形,所以這樣的事情,政府就認為他們要接收法院。」

台灣大學歷史系教授 陳翠蓮:「有幾類的人會被列入當局眼中,所謂的奸黨名單,一個就是戰後比較活躍的活躍分子,新聞從業人員和批評政府的人,像這些都是。」

然而縱觀228受難者的名單當中,客籍人士仍舊是少數,學者推測,除了城鄉地緣差距之外,事件發生當下,有不少本省外省客籍人士,擔任軍警政要職,像是負責鎮撫桃竹苗一帶的蘇紹文將軍,是新竹出身的半山客,他以溝通代替鎮壓,而時任新竹縣防衛司令的劉定國,也整飭軍紀、化解地方衝突,使得客家族群在事件中,傷害得以減到最少。

台大歷史系教授 陳翠蓮:「蘇紹文沒有擴大事件,追查所謂的暴徒,等於說在那樣子,當局鎮壓事件的情勢之下,作為客家人、客家地區,譬如蘇紹文,對地方上是發揮了某一種保護的作用。」

中研院台史所研究員 許雪姬:「他們到台灣來的官員,譬如柯遠芬這些人,他也是客家廣東籍的,廣東跟客家族群的聯繫,似乎密切了一點。」

資深媒體人 何來美:「當時的防衛司令是劉定國,所以客家人在這時,犧牲沒這麼大。」

儘管客家地區在228事件中,傷亡人數不若其它地區慘重,但還是有死傷造成,甚至後續也有不少客家人遭受迫害,也留下難以抹滅的傷痛。